连接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连接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联三鑫引发担保漩涡上市第一镇痛定思痛

发布时间:2021-01-08 03:17:31 阅读: 来源:连接环厂家

杨汛桥镇曾以一个镇拥有7家上市公司,戴上“中国上市第一镇”的闪亮光环,并多年雄踞浙江“百强镇”榜首。去年9月底,华联三鑫炒期货引发资金链断裂,也牵累了互保企业。而两大股东单位浙江展望控股集团和浙江加佰利集团以零资产转让方式被挤出股东席位,数亿元投资损失血本无归,并危及两大母体集团。

关键时候,浙江省政府出面相救。

杨汛桥镇元气大伤

出绍兴往西北,往萧山、杭州方向,走一个小时左右,快到萧山地界,就是杨汛桥镇。虽远离绍兴,又与杭州不搭界,偏居一隅的杨汛桥,却曾以一个镇拥有7家上市公司,戴上“中国上市第一镇”的闪亮光环。

故事,还得从杨汛桥镇修建队说起。

1975年,杨汛桥土生土长的泥瓦工、木工、石匠等组成了绍兴县杨汛桥公社修建服务队。修建队成立不久,一半人去武汉施工,一半人留在绍兴。1980年,金良顺、周永利(永利实业董事长)等从武汉回到家乡创业。金良顺现在是精功集团董事长。目前,该集团旗下有三家国内上市公司,分别是:通过旗下公司持轻纺城(600790)21%的股份;通过旗下公司持精工钢构(600496)35%;直接持31%股份的精工科技(002006)。

光宇集团董事长冯光成、宝业集团董事长庞宝根、展望集团董事长唐利民,当年都是修建队的。其中,庞宝根执掌的宝业集团,前身就是杨汛桥修建队,如今,宝业集团股份公司已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光宇集团打造的浙江玻璃是杨汛桥第一家上市公司,2001年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展望集团旗下浙江展望2004年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加佰利集团董事长孙利永是杨汛桥孙家村的人,旗下永隆实业2002年在香港创业板上市。

上述7家上市公司,贡献了杨汛桥镇镇域财政收入七成以上。借力资本市场,2003年至2005年,在浙江省“综合实力百强镇”评比中,杨汛桥连续三年雄踞榜首,成为名副其实的“浙江第一镇”。

同一个镇上的人,同在修建队工作,或同学,或共事,这种特殊关系,使杨汛桥企业联系紧密,互相担保很多。华联三鑫刚组建时,三个股东分别是光宇集团、浙江展望集团和加佰利集团。华联控股(000036)进来后,光宇集团才退出,公司名字才由三鑫改为华联三鑫。

可是,这种互保关系,搭建成多米诺骨牌。一旦其中一张牌被抽掉,旁边的跟着倒塌。绍兴银行界一位人士评价,连环担保,风险会放大数倍。一旦链条上一家公司倒了,影响到一大片……

2008年,杨汛桥政财收入4.56亿元,只完成年度计划的85%。工业利润8亿元,同比降低24.5%。

而此前,2005年,精功集团将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总部迁往绍兴县县府所在地柯桥。

连环担保的教训深刻。杨汛桥镇领导告诉记者,为了化解连环担保风险,政府正在酝酿成立一家担保公司,总资产5亿元,注册资本5000万。担保公司主要为杨汛桥镇企业的新增贷款提供担保。

浙江玻璃困境求生

这一、两个月,绍兴不断传言,浙江玻璃要倒了。绍兴一位银行界人士告诉记者,光宇集团(与浙江玻璃同一个老板)在民间有很多借贷,春节前后,不断有人去法院起诉,要求归还借款。光宇集团现金流出现问题,对银行的借款出现逾期。

确实,光宇集团一度陷入财务困境。

在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中,记者查询到,从去年11月到现在,涉及光宇集团、浙江玻璃的案子,一共有五六起,涉案值约2亿元。其中,涉及光宇集团的有:绍兴麦德诺纺织麻棉有限公司告光宇集团,案值1000万元;浙商银行告江龙纺织印染,光宇集团提供担保,案值1500万元;浦东发展银行绍兴分行告光宇集团、冯光成,案值6100万元。涉及浙江玻璃的有:浙江凌达实业有限公司告绍兴县通策进出口有限公司,浙江玻璃提供担保,案值4570万元;陈成松告浙江玻璃,案值2000万;沈光忠告浙江玻璃等,涉及5000万借款。

上述借款,仅是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官司。由于光宇集团所处杨汛桥镇靠近杭州,浙江省及萧山一带的银行对当地富庶企业多有涉猎。而一旦发生纠纷,银行可能向浙江省高院起诉。

光宇集团法人代表是冯光成。冯光成持有光宇集团96%股权。同时,冯光成还是浙江玻璃第一大股东,持股3.84亿,加上其家族成员所持股,共4亿股,比例占51%。

部分诉讼中,冯光成以个人名义为光宇集团、浙江玻璃作担保,使光宇集团、浙江玻璃的命运,实际上紧密相连。

以3月20日裁决的一起官司为例。原告沈关忠与浙江玻璃于2008年5月12日签订了一份借款5000万元的协议。同日,沈关忠与冯光成签订了《担保及抵押协议》。协议约定,冯光成以其所持浙江玻璃2000万股股权,向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另外,在这起借款中,浙江玻璃下属青海碱业有限公司、绍兴陶堰玻璃有限公司也承担了连带担保责任。

一位主审光宇集团系列借贷案的法官告诉记者,其主审的两个光宇集团借款案,均以光宇集团一审败诉而告终。

光宇集团创建于1985年,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全国性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核心企业有: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青海碱业有限公司、广盛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浙江光宇房地产有限公司。浙江玻璃2001年12月10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是内地首家在港H股上市的民营企业,玻璃行业龙头企业。青海碱业有限公司是纯碱行业龙头企业。

光宇集团危机之时,浙江省政府出手相救。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记者,浙江省政府金融办召集相关银行,两次召开债务协调会。协调会达成一致意见,银行不收缩贷款,信贷维持原有水平。

政府施救,使光宇集团缓过神来。绍兴一位银行界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绍兴各银行又恢复对光宇集团的贷款了。

而年初到现在,市场需求回暖。玻璃的价格,每重箱由原来的50元升至75元。

浙江玻璃是主产平板玻璃的企业。4月15日,记者到浙江玻璃工程玻璃厂。在中空车间,一位四川小伙告诉记者,4月份以来,厂里生意很好,一天要工作12小时。

华联三鑫余波未了

光宇集团资金链危机,源于去年9月底的华联三鑫事件。

2008年,纺织出口退税下降、人民币升值等政策效益累积,纺织全行业陷入困境。此时,化纤原料原油价格一路飙升,7月初站上最高点后又暴跌。去年9月底,华联三鑫逆市炒期货暴仓,引发资金断裂,公司停产。其时,华联三鑫账面总资产118.96亿元,总负债113.4亿元。有银行借款93.55亿元,涉及18家银行。

事发时,华联三鑫有四大股东,分别是,第一大股东华西集团,持35.522%;第二大股东华联控股,持26.436%,展望控股集团、加佰利集团持股比例同为19.021%。

华联三鑫财务危机,最终以政府注资,远东化纤重组华联三鑫的方式化解。但是,华联三鑫事件影响深远。加佰利集团老板孙利永夫妇去年国庆前后逃往美国,扔下一堆烂摊子。永隆实业一位中层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用“大家都陷入恐慌,感觉企业随时都要关门”来形容当时的局面。

颇有意思的是,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政府开始调查华联三鑫时,孙利永还从美国打来电话,质问为什么抓加佰利集团派往华联三鑫的财务经理,而不去抓华联三鑫总经理、展望集团董事长唐利民。

其实,孙利永出走后很长一段时间,唐利民就被“监视”了。他走到哪里,就有两个人跟到哪,晚上睡觉也不离开视线。

与孙利永不同,唐利民选择了坚守。从协助调查、处理华联三鑫财务危机的问题,到撤回展望集团,处理各种各样的追债问题。他的态度,最终获得了政府的信任,春节左右,对唐利民的“监视”解除。但是,展望集团要走出困境,并不容易。

先从投资华联三鑫看。展望控股集团总经理洪国定告诉记者,展望集团对华联三鑫投资4.66亿元。华联三鑫重组时,展望集团、加佰利集团以零资产的形式,退出华联三鑫。另外,2008年,华联三鑫增资时,展望集团借给加佰利集团2.5亿元。

华联三鑫事件后,展望集团陷入财务危机。有媒体报道,据政府核查,展望集团有银行贷款13.8亿元,涉及24家银行。6家公司为其担保10.4亿元,对外担保有17家19.7亿元。

记者查询到,去年11月以来,已经倒闭的浙江江龙控股纺织印染公司与陶寿龙(江龙控股董事长)、严琪夫妇和展望系公司一起,并列在多起案件的被告中。

知情人士介绍,冯光成和唐利民私交非常好。光宇集团为展望集团提供的担保,额度有数亿元之多。

展望集团期待再起

4月17日下午3点,浙江展望集团会议室。记者在静静地等待。东侧就是董事长唐利民办公室。董事长秘书再次告诉记者,唐利民忙着和山西一家能源企业谈生意,4点以后才有空。4点到了,唐利民没有如约出现。

在杨汛桥期间,记者两次到浙江展望集团。16日上午,在浙江展望财务室,记者看到,四、五十个脸被晒得红红的、操着本地、四川等地口音的人,拿着一张张写着“职工自由股收款收据”的条子,在齐胸高的柜台前,密密地排成一列,等着柜台里的人叫号。每叫到一个号,排队的人就递上自己的排号和身份证。柜台里的人就给他一张信用社的支票,外加一些零碎的钱。

一位60岁左右的大伯告诉记者,自己三年前从展望印染厂退休,有些钱存在展望,听说展望资不抵债,赶紧来取。“3月10日之前的好夺(拿)咯。3月10日以后的,现在还不好夺。”老人好意告诉记者。

原来,这是展望在兑现民间集资。2008年7月之前,年息是6厘。7月之后,利息升至1分。

记者扮作集资客,询问“集资款会不会拿不到”,几个老乡都说,“不会的。”

浙江展望控股集团办公室张先生告诉记者,8月底之前,展望1亿多民间集资款,将全部兑现。

浙江展望控股集团是一家集生产汽车配件、涤纶长丝、蛋白纤维、纺织印染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下辖浙江展望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展望印染有限公司、浙江利源化纤有限公司、浙江展望新合纤有限公司、浙江嘉利蛋白纤维有限公司和浙江展望绿纤纺织品有限位公司。在百度,输入展望集团官方网址www.zhanwanggroup.com,显示的是,“您无权查看该网页”。

进入展望厂区,一块白底蓝字横幅“永不平庸 永不放弃 永不满足”跃入眼帘。在记者的要求下,张先生带领记者来到汽车零配件加工厂。部分设备未开。在打磨工序,面对三、四台没开的机器,值班工人记者,一个多月没料了,所以机器没开。

印染车间仓库里,堆着一大堆待染的白坯布。44台左右染机,14台没开。

据一位政府部门人士介绍,展望集团陷入财务危机后,主要通过收缩战线,处理、变卖资产来渡过困难。目前,除了做汽车零配件的浙江展望一块保留外,其余资产,包括涤纶长丝、印染、蛋白纤维全部在寻找租赁方。

展望集团总经理洪国定告诉记者,目前,展望印染已经出租。

一位接近唐利民的人士告诉记者,唐利民所在展望村村民,都是早年从安徽避逃水灾到杨汛桥的。唐利民人缘极好,展望集团安排了一半以上展望村村民,集团还成立了助学基金,帮助村里经济困难的大学生。对朋友,唐利民经常有求必应。“唐总人好,展望集团即便到现在这一步,还有人帮。”

在绍兴县政府协调下,展望集团近7亿债务被担保企业承债式剥离,而政府通过工业用地变商业用地的方式,对承债企业进行支持。其中,光宇集团最多。

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由于资金困难,唐利民可能需要回到贸易起家的时代。目前,唐利民常和光宇集团冯光成在一起,寻找商机。

而就在几年前,48岁的唐利民妻子因车祸去世,留下一双幼子幼女。“他太大起大落了。”接近唐利民的人士感叹道。

永隆实业面临易主

4月13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浙江永利实业集团公司起诉浙江加佰利集团公司董事长孙利永夫妇一案。由于孙利永所持香港上市公司永隆实业股权被申请冻结,若孙利永夫妇败诉,永隆实业面临易主。

据悉,同在杨汛桥镇的浙江永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孙利永及其夫人方晓健告上法院。事情是这样的,2008年2月和7月,浙江宏兴纺织有限公司(方晓健任董事长)和浙江永隆实业(孙利永控股),分别与民生银行(600016)杭州分行签订为期一年的授信合同,额度均为3000万。永利实业、孙利永和方晓健承担了两份授信合同的担保责任。去年底,宏兴纺织、浙江永隆经营恶化,民生银行提前追债,永利实业承担了担保责任,清偿了6005万元,包括利息。

之后,永利实业将孙利永、方晓健夫妇告上法院,要求他们承担共计3500万元的担保责任。

孙利永夫妇持永隆实业5.6448亿股,占总股本53%。目前,孙利永所持永隆实业5.5亿股,占总股本的51.7%,被法院冻结。

4月13日,永利实业诉孙利永夫妇案在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主审该案的杨法官介绍,13日只是开了下庭,可能要到5月份会有一审结果。

据悉,加佰利集团部分贷款由孙利永夫妇和独立第三方共同担保。

加佰利集团旗下拥有浙江永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宏兴纺织有限公司、浙江宏兴莎美娜服饰有限公司。永隆实业是内地第一家海外上市的纺织企业,也是加佰利集团核心企业。

15日,记者来到永隆实业,看到公司的生产情况基本正常。

永隆实业在行业中算是龙头企业。在车间,部分产品挂着“总后勤部监制”标志。据了解,公司约20%的产品为“总后”订购,军品为公司提供了较为稳定业务和利润。

永隆实业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虽然董事长孙利永滞留国外,但永隆实业开工一直照常,即便今年春节期间,公司一直加班到大年二十九,正月初三就开工,只放了三天假。目前,公司的生产订单已经排到了5月底。

华联三鑫事件后,经查,加佰利集团有银行贷款13.6亿元,涉及29家银行。加佰利财务困难到何种程度,不得而知。但一个细节是,政府对永隆实业,也给予了土地变性的政策优惠,但需要20%费用。而永隆实业和展望集团一样,没有享受优惠。目前,担保单位也在为加佰利集团承担银行债务。

永隆实业人士告诉记者,孙利永逃走后,他哥哥孙利益接管了公司。有消息称,孙利益可能会接下弟弟在永隆实业的股权。

孙利益是杨汛桥国宏经编老板。经编是杨汛桥一个支柱产业。20年前,浙江省科技厅选择杨汛桥作为扶贫点,将经编技术传授给村民。今天,杨汛桥镇已经是中国经编名镇。

上海明珠医院医师介绍:尿毒症的早期治疗原则是什么呢

重庆市医治银屑病

上海哪个医院治冠心病:冠心病可能诱发的多种并发症

上海中医医院预约挂号网

上海妇科医院排行榜能相信吗

上海女性宫颈息肉反复发作的3个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