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连接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设计师品牌该那么贵吗

发布时间:2021-05-16 00:39:14 阅读: 来源:连接环厂家

“我曾经认为那些卖3000美元的衣服很合理,当然,它们确实很贵,但物有所值。这是你必须为佳作所付出的代价,”纽约女商人贝蒂·萨金特(Betty Sargent)说,“不过在看了去年秋季的大甩卖之后,我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萨金特是互联网交友平台Clicking Online的创始人,她并不是唯一一位开始质疑设计师服装价格的顾客。

布利克斯·史密斯-斯塔特(Brix Smith-Start)是伦敦一家名为Start的女装店的店主,也是一个规模较大的高价品牌的零售商。她认为现在设计师服装的价格已经高到荒谬的田地。“有阵子,一些设计师一直在哄抬价格,我并不想指名道姓,”她说,“对一件女式衬衫来说,九百英镑显然太贵了。我才不在乎它是不是用金子编织的,因为那实在是太贵了,除非你是苏丹王的妻子或者非常富有。不过那些人在世界上只占到很小的比例,现在这个比重更小了。”

《Vogue》英国版的编辑亚历桑德拉·舒尔曼(Alexandra Shulman)认同布利克斯的说法。她说:“很多东西都贵的离谱,我的确也如此认为。现在泡沫已经完全破灭了,如果经济继续衰退的话,很快那些品牌都会被淘汰出局。”

随着经济危机的降临,商品的价格也发生了变化。它始于去年秋天,当时美国零售业正在步金融市场的后尘,百货商场的销售额大幅跳水(去年11月份,萨克斯第五大道百货公司的削价幅度达到了70%)。如今由于品牌店已将打折视为消除客户不安的最佳方法,价格调整的力度正在不断加大。不过问题并不像我们所见的那样简单。

舒尔曼说:“许多昂贵之极的商品照样在卖。当然,有些顾客非常富有,而且他们目前还没有停止挥霍。不过现在设计师们需要做的是让自己的作品得到理解,证明自己。”

夏菲尼高(Harvey Nichols)的时尚总监艾弗莱尔·奥茨(Averyl Oates)说:“这是一个关于原创性的问题。我们看到很多非常普通的商品却标着离谱的高价。如果产品真的很特别的话,那样要价也就没什么了。”

奥茨表示,服装价格高达15000英镑的巴尔曼(Balmain)还有瑞克·欧文斯(Rick Owens)正是他所说的那种情况。而一些当代品牌以及针对利基市场的女装品牌也仍在不断增长。她说:“亚历山大·王(Alexander Wang)的销售业绩增长了200%,而英国设计师服饰的销售额也提升了60%。”

由于高档零售商不断要求降低批发价格,而各大品牌则想方设法避免2008年的大削价再度上演,品牌与零售商之间的关系正日益紧张,这在美国尤为明显。(英镑的疲软走势暂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欧洲大陆顾客前来购物,这使得英国零售业暂时得到了支撑)。但问题仍然存在:降价,品牌价值可能受到损害;不降,销售业绩就面临下滑风险。

伦敦奢侈品咨询公司Provenance的首席执行官伊拉利亚(Ilaria Alber-Glanstaetten)说:“在伦敦,年轻设计师们的处境尤其比较艰辛,他们可能在这里生产服装。他们的利润要比古奇(Gucci)低,高成本迫使他们定出高价格。”

零售咨询公司MHE的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说:“形势已经很紧迫了。许多设计师的开价超出了自身的价值,如今他们有麻烦了。许多品牌预计他们今年的销售额将比去年低20%左右。不过巴宝莉(Burberry)和爱马仕(Hermès)等品牌的业绩依然十分坚挺。我想其它各大品牌也会设法坚持下去,他们可以做出必要的调整,将重心放到价格较低的商品上,如太阳镜或小的手袋上。”

为了脱离困境,一些品牌已经将希望寄托在诸如brandalley.com以及gilt.com等高端品牌折扣店身上。据传,布鲁明戴尔百货店(Bloomingdales)等零售商也已经采取了自由裁量的销售模式,即营业员们可以通过事先拟定的折扣来争取客户。

其它一些品牌则调整了价格结构。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正考虑将明年春夏季的价格下调10%到20%。6月份,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cons)推出了一款经典风格的作品,其售价几乎只有常规主打产品的一半。

最后,许多品牌还进一步拓展了他们的副线品牌,其中包括候司顿(Halston)、范思哲【Versace,通过其下属的范瑟斯(Versus)品牌】以及爱丽丝·坦珀利(Alice Temperley)等。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也推出了平价系列“Don't Miss The Marc”,其售价与商业街中的同类产品基本相当(每样产品的售价都在200美元以下)。

“你会发现,品牌公司正变得越发精明。略微降低价格要比让顾客投入廉价商品的怀抱更明智,”伊拉利亚说,“没有哪个品牌希望形成客户等待大削价的购物文化,因为大甩卖将摧毁品牌的价值。”

贝蒂·萨金特告诉我们,当她去年首次看到品牌大削价时,“我不由自主地问自己,‘那些东西是不是本来就只值那个价?'现在当我看到那些服饰时,我想我当时一定是疯了。那些价格实在太荒谬了。我以前很乐意在量身定制的服装上花那么多钱,但时尚已经改变了。现在外面充斥着设计师版的T恤和毛绒衫。那些年轻人看来就像是刚从地铁出来一样。你又何必花3000美元换来这样的效果呢?”

石家庄尿毒症医院

贵阳冠心病医院

云南性病医院

湖南风湿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