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连接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匈奴消失后南匈奴人又给汉人带来了什么样的灾难

发布时间:2020-02-26 16:09:45 阅读: 来源:连接环厂家

北匈奴消失后,南匈奴人又给汉人带来了什么样的灾难

据《史记·匈奴列传》,匈奴是秦末汉初称雄中原以北的强大游牧民族,这个强邻,简直是他们的噩梦。

实际上,早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多次南下搞事的匈奴人就成了中原政权的死敌,还在战国末年被赵国名将李牧胖揍了一顿,那一次,李牧出动战车1300乘、骑兵13000、步兵50000、弓箭手100000,把十多万匈奴骑兵打得屁滚尿流,此后老实了十多年。

秦统一六国后,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更是派大将蒙恬率军30万,将其赶出河套和河西走廊地区,“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过秦论》),又老实了许多年。

图1 秦始皇(前259年农历十二月初三—前210年),嬴姓

西汉前期,再次强大起来的匈奴继续南下搞事,屡屡进犯西汉边境,还把西域给控制了,切断了汉朝与西域的联系。

为了消除这个威胁,汉高祖七年,刘邦亲率几十万大军,打算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祸害,却被对方四十万骑兵包围在离山西大同仅五公路的白登山,差点把命都丢了。

“白登之围”的发生,揭开了汉匈之间百年战争的序幕。

那以后,匈奴更是嚣张,老大冒顿单于动不动就带兵来犯,搞得刘邦苦不堪言,建信侯刘敬说,若想过几天安宁日子,看来只好和亲。

所谓和亲,就是把宗室公主嫁给单于,并每年大量赠送衣食财物。

第一次和亲,送去的公主是个冒牌货,原因是吕后舍不得鲁元公主,便让一宫女冒充公主,好在冒顿单于没看出端倪,既然做了人家女婿,多少得给点面子,这才稍有收敛。

图2 白登之围进军图

然而,汉高祖死后没多久,冒顿单于又蠢蠢欲动了,这一次更过分,竟然给吕后写信说,你是寡妇,你肯定孤独寂寞,我也孤独寂寞,干脆我们两个那个吧,气得吕后差点吐血——这些该死的野蛮人,竟然敢侮辱、挑衅老娘,先把使者宰了,然后发兵干他龟儿子!

大臣季布赶紧劝阻,那些人就是些未开化的野蛮人,不值得为此动怒,吕后这才冷静下来,发兵倒很简单,问题是打得赢吗?既然打不赢,那就继续忍气吞声吧,于是给单于回信,承蒙单于看得起,可是我老了,老得牙齿都落了,走路都走不稳了,不值得你爱,单于要盘,就去盘个小鲜肉吧。

然后继续给冒顿“进贡”,有车送车,有马送马,继续送宗室女和亲。

冒顿读完吕后的信,竟然觉得她不是寻常人物,又安分了几年。

然而,吕后死后的汉惠帝时期,冒顿继续出兵南下搞事。

图3 冒顿(mò dú)(前234年-前174年),挛鞮氏

汉文帝继位后,汉朝仍然自知不是匈奴对手,不敢来硬的,继续采取屈辱的和亲政策——

前174年,冒顿死,老上单于继位,文帝遣宗室女嫁之;

前166年,匈奴年年侵边,文帝遣使约和亲;

前162年六月,复遣使约和亲;

前160年,军臣单于继位,文帝又主动提出和亲。

汉景帝时期同样是这样——

前156年四月,“景帝遣御史大夫庄青翟至代地与匈奴言和亲事”;

前155年秋,“景帝再次与匈奴言和亲,通关市,嫁公主”;

……

公元前141年,大汉朝终于迎来了一位热血男儿,他就是汉武帝刘彻。

当然了,汉武帝的血并不比祖先们的血更热,或者说,祖先们的血并不比他的血“冷”,只不过经过文景两朝近70年的休养生息,汉朝经济、国力大为增强,有了与匈奴人PK的本钱,才使汉武帝意识到,这种屈辱的日子,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图4 刘彻(公元前156年 -前87年),即汉武帝

于是,他大胆起用奴隶卫青和“嘴上无毛”的“小娃娃”霍去病,几乎倾全国之力,相继发动漠南、河西、漠北之战三大战役,规模之大前所未有,给予匈奴沉重打击,将其远远赶到漠北苦寒之地,从此漠南无王庭,匈奴残余势力的生存几乎都成了问题,凄惨地发出“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哀鸣。

汉武帝的对匈战争,也是匈奴由盛转衰的开始。

然而,这种胜利却是短暂的,东汉时期,匈奴再次崛起。

但是这一回,他们的“运气”再也没有那么好了,先是连年天灾,接着又把南匈奴、乌桓、鲜卑惹毛了,遭到他们攻击,势力大为减弱,东汉又先后派窦固、班超、耿恭等名将与其争夺西域控制权,趁鲜卑从东部猛攻北匈奴,北匈奴大乱之机,东汉又派大将军窦宪、耿秉,率军深入沙漠三千里,大破匈奴于阿尔泰山,匈奴人被迫西迁,逃到西域,几十年之内又连遭多次打击,在西域也呆不住了,继续西迁,一直迁到欧洲,直至消失在历史舞台。

始终与汉朝为敌的北匈奴这个威胁算是消除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内附汉朝的南匈奴人,却干了一票更大的——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形形色色的割据势力长年混战,南匈奴人也卷入其中,却被势力日益强大的曹操两次打败,于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归附了曹操,曹操为了防止死灰复燃,将其分为左、右、南、北、中五部,分别安置在陕西、山西、河北等地,虽然以其贵者为帅,但派汉人为司马,加以监督。

图5 东汉末年军阀割据

后来,这部分匈奴人接受了汉文化,有人便据此认为“匈奴的隐患得以彻底消除”,实际上并非如此,一个叫刘渊的南匈奴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再一次令汉人吃尽了苦头。

刘渊,冒顿单于后裔,南匈奴单于于夫罗之孙,左贤王刘豹之子,其家族属于被曹操安置的“五部”之一,大致居住在山西晋阳的汾水和涧水一带。

刘渊年幼时聪慧异常,自幼好学,《史记》、《 汉书》、《毛诗》、《京氏易》和《马氏尚书》,以及诸子百家著作无不涉猎,尤其喜欢读《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几乎能一字不差地背诵,长大后又习得一身武艺,尤其善于射箭,仪表堂堂、身材魁梧的他,体力也超过一般人。

公元三世纪,中国历史进入西晋,西晋建立后,不到三十年便爆发了“八王之乱”,在成都王司马颖手下为将的刘渊,趁乱于并州起兵,建立所谓的汉国,称了王之后又称帝,北中国的大部分地区,都成了他的地盘。

有了老爸打下的基础,剩下的工作就轻松多了——公元316年,刘渊儿子刘聪,干脆把西晋给灭了。

图6 西晋版图

而西晋的灭亡,标志着长达一百多年(从西晋灭亡开始算起,一直到北魏统一北方)的“五胡乱华”的开始,到东晋建立时,中原已尽沦胡人之手,五胡十六国之间不断相互厮杀,加上连年与东晋的战争,给汉民族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

实际上,这场由残余的匈奴人挑起的大动乱,祸害时间远不止一百多年,直到公元589年,建国八年之后的隋朝灭了陈朝,才算结束。

铝加工

高教学刊

智能城市

老年教育

相关阅读